寺耳门户网站
寺耳门户网站 >> 综合 >> 欧洲第一美人,15岁嫁入皇室,被暗杀而死,茜茜公主竟然这么惨

欧洲第一美人,15岁嫁入皇室,被暗杀而死,茜茜公主竟然这么惨

日期:2019-12-02 11:02:23 阅读数:793

死亡来得如此突然。

那天,瑞士的日内瓦湖秋天很美,宁静而美丽。

中午,两位中年女士一前一后沿着湖边走向码头。

前面的那个稍微年长一点,穿着黑色和素色的衣服,但是有一个又高又直的身材和优雅的步态。

她表情平静,直视前方,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突然,一个丑陋的年轻人蹒跚地走向她。

一个10厘米长的细长工具悄悄地刺穿了她的胸部。

她被撞倒在地,受到了惊吓。她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异常。

这个年轻人像狡猾的兔子一样敏捷,跑得无影无踪。

跟着她的同伴赶紧上前扶她起来。

她的脸色苍白,像做梦一样喃喃自语:“发生了什么事?”

同伴不明所以地摇摇头。

然而,不到半个小时,她突然晕倒,再也没有醒来。

她的生活将永远固定在1898年9月10日。

今年,她61岁了。

第二天,奥匈女王遇刺的消息震惊了欧洲。

半个世纪后,一部以她为基础的电影风靡全球。

电影中的童话爱情已经成为几代年轻女孩的最终愿望。

她的名字等于美丽和幸福。

只有少数人知道她的故事远不如电影浪漫和快乐。

事实上,痛苦和遗憾是她生活的主题。

顺便说一句,这部电影是以她命名的,叫做“茜茜公主”。

一切都是从一次相亲开始的。

1853年夏天,马克斯公爵夫人和她的两个女儿来到了奥地利南部的一个温泉小镇巴迪什。

在皇家颐和园,马克斯公爵夫人遇见了她的妹妹,奥地利王后索菲。

早些时候,姐妹俩已经同意利用这次会面将公爵夫人的大女儿海伦娜与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索菲王后的儿子配对。

当时,海伦娜19岁,温柔贤惠,美丽端庄。

然而,弗兰茨23岁,执政5年。他年轻而精力充沛。

在外人看来,这两者是完美的搭配。

没想到弗兰茨不喜欢海伦娜,而是特别喜欢她的妹妹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的婴儿名叫茜茜,当时她还不到16岁。她似乎是个孩子。

但是她的光环很有威胁性,就像决赛中的小鹿,突然撞上了弗兰茨的心脏。

他不能嫁给茜茜。

索菲王后无法抗拒她的儿子,不得不请她的姐姐做说客。

麦克斯公爵夫人问茜茜是否喜欢她的表妹弗兰茨。

西西一脸迷惑,笑着回答:“谁不喜欢这样的人?”

那时,她还太年轻,没有意识到这个轻率的回答会让她后悔一辈子。

几天后,西西和弗兰茨举行了订婚仪式。

很快,奥地利皇帝对未婚妻的狂热爱蔓延到了巴蒂舍。

弗兰茨经常邀请西西去旅行。

坐在敞篷马车里,他脱下斗篷,搭在西西的肩上。

在森林里行走时,他的手臂总是半撑着她的腰,让她想起脚下的鹅卵石。

他向她倾吐爱意,说道:“你知道吗?我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快乐心情!”

不幸的是,这种关系注定是不平等的。

弗兰茨对西西的爱持续而温暖,伴随着他的一生。

西西的心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向弗兰茨敞开过。

事实上,弗兰茨对她照顾得越好,她就越感到苦恼。

她在巴伐利亚山区长大。她热爱运动,强壮而敏捷。

她不是温室里娇嫩的玫瑰,而是森林里自由生长的野玫瑰。

这样,她根本不需要斗篷,也不需要支撑。

弗兰茨对保护的过度渴望总是让她下意识地躲避和逃离。

这种相处方式也是两者未来关系的缩影。

在他长达数十年的婚姻中,他总是把一切都安排成一个保护者,而她却想尽一切办法逃避。

但是在最初的日子里,弗兰茨更理解茜茜的冷淡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害羞。

第二年四月,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西西乘船到达维也纳时,还没来得及下船,弗兰茨就冲上去拥抱了她。

岸上的围观人群爆发出欢呼声。

这一幕,无论是看到还是听到,都让人相信这是爱情的最佳表现。

也许只有茜茜自己不满意。

许多年后,茜茜仍然不能放弃这段婚姻。她说:

“婚姻是一件荒谬的事情。作为一个被背叛的15岁的孩子,他先是做出了一个他不理解的承诺,然后后悔了30年或更久,无法摆脱它。”

对茜茜来说,婚姻更像是通往灵魂的漫长通道。

她无法适应法庭生活的严格规则。

虽然她有公主的头衔,但她的父亲马克斯公爵只是巴伐利亚的一个游手好闲的贵族。

马克斯公爵是一个热爱文学和艺术的浪子。写诗、弹钢琴和骑马比赛是他的日常活动。

西西继承了她父亲的文学天赋。她多愁善感,喜欢写诗。

与此同时,她的父母给了她非常广泛和温和的教养,这使她自由和宽松的天性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

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贵族夫人,不会弹钢琴和刺绣,也不喜欢边喝茶边聊天。

她热衷于骑马、遛狗、散步,并且喜欢一切可以接近大自然的活动。

这样一个任性而浪漫的女孩,如果嫁给一个普通的贵族家庭,可能会成为人们喜欢的好妻子和儿媳妇。

不幸的是,她嫁给了哈布斯堡王室,一个遍布欧洲的繁文缛节的家庭。

还有一位非常保守和坚强的婆婆捍卫着这些规则。

索菲王后觉得儿媳妇的个性太暴露,言行不够端庄。

她亲自指派最严格的宫女陪伴西西。

不管茜茜做什么,只要不符合规定,女警官就会上前阻止。

甚至露齿一笑都是不允许的,因为西西的牙齿不够白。

因此,西西传下来的所有照片和肖像都是嘴唇紧闭。

让西西更加崩溃的是,她没有隐私,随时随地都受到监视。

女仆会定期向索菲女王报告她每天的言行。

即使和弗兰茨同床也不例外。

此外,西西从小就养成了健身和洗澡的习惯。

为了赢得妻子的好感,弗兰茨下令用浴缸、体操棒和戒指翻新卧室。

这些现代化的设施引起了索菲女王的极大不满。

一个像体操运动员一样练习的国家的女王也被认为是令人震惊和可耻的,从而传播到王室丑闻。

因此,西斯被奥地利贵族一致排除在外。

除了丈夫,哈布斯堡王室成员并不都喜欢她。

弗兰茨从心底里爱着他的妻子。他尽一切努力希望西西在法庭上过上舒适的生活。

他的体贴是茜茜在法庭上唯一感到的温暖。

她淡淡地叹了口气:“如果他不是皇帝,那该多好啊。”

然而,没有如果。

弗兰茨不仅是最高皇帝,也是一位极其勤奋的君主。

他每天早上4点起床处理政府事务,经常不得不一直忙到深夜。

回到卧室后,这对年轻夫妇常常说不出话来,服务员进来提醒他们该睡觉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茜茜和她的丈夫已经失去了共同语言。

她渐渐陷入孤独。

孤独无助。

后来,有一位女士回忆起在一次宫廷舞会上,茜茜给她留下的印象是:

"她似乎不在聚会人群中,而是站在海边高高的岩石上,茫然地凝视着远方。"

茜茜和索菲王后生了孩子后,冲突加剧了。

结婚三年后,西西接连生了两个女儿。

大女儿以皇太后的名字命名为索菲,二女儿命名为吉塞拉。

太后剥夺了西西母乳喂养和自己抚养孩子的权利,理由是她还是个孩子。

两个女儿一出生就被带走了。

这让西西非常生气。

最后,她等待着全家团聚的机会。

1857年,茜茜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和丈夫去匈牙利旅游,尽管遭到了太后的强烈反对。

这可能是茜茜结婚三年多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然而,由于长途旅行和适应环境,两个女儿患了高烧、呕吐和腹泻。

最后,刚满两岁的大女儿索菲没能活下来。

太后将长孙女早逝归咎于茜茜的固执,两人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直到一年后,西斯生下哈布斯堡王朝的继承人,她与太后的关系才缓和下来。

这个叫鲁道夫的孩子是茜茜的独生子。

出生后,他被弗兰茨授予“王储”的称号,非常荣幸。

此外,像他的姐妹一样,他出生后不久就被带离母亲,在祖母的膝上长大。

也许她是被大女儿的早逝击中的,但是西西这次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

多年的宫廷生活抚平了她的棱角。

她变得平静而不快乐,像一滩死水。

精神紊乱的迹象开始显现。

她不再配合自己作为妻子、母亲和女王的职责。

日复一日,她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疯狂地锻炼。

双杠、吊环、哑铃、举重、击剑。

跑完一圈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

天气好的时候,她会“多练习”,出门十多公里。

弗兰茨别无选择,只能派一些身体健康的女军官和侍从跟随她,以确保她的安全。

或许,在西西看来,只有折磨身体,内心的极度痛苦才能被驱散。

然而,她近乎自虐的行为已经成为媒体报道的焦点,并在世界上引起轩然大波。

为了保护妻子和皇室的名誉,弗兰茨只能给国家媒体一个“禁止言语”的指示。

然而,长期的高强度健身也使茜茜的身材接近完美。

她身高172厘米。即使她生了几个孩子,她的体重也总是在50公斤以内,腰围也总是在45厘米左右。

在此期间,她的美貌也达到了顶峰。

1860年,茜茜23岁。

见到她后,英国大使的妻子很震惊,在给家人的信中说:

“她很漂亮,高高的,浓密的深棕色卷发落在她身后。她穿着一件洋红色缎子连衣裙,当折叠门打开时,她就像一道美丽的风景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明亮的眼睛,精致的脸庞,特别动人的组合。”

27岁时,茜茜回到家乡巴伐利亚参加哥哥的婚礼。

她的才华吸引了所有客人的钦佩,巴伐利亚女王多次称赞她“极其美丽”。

后来,画家弗朗兹在婚礼上画了她。

她穿着一条带有星形图案和钻石星形图案的白色裙子,这已经成为流传至今的经典。

即使在36岁的时候,她的美丽仍能让波斯国王纳塞尔-爱丁不由自主地叹息:“啊,多美啊!”

然而,与身体健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西精神极度沮丧。

当侄女惊叹于她像泰坦尼克号女神时,她说,“不是泰坦尼克号女神,而是被囚禁在笼子里的海燕。”

西西选择了自我放逐。

鲁道夫两岁时,就开始了环球旅行。

起初,西西向丈夫提议去非洲西北角的马德拉岛休养,理由是身体不好。

弗兰茨没有放弃,但看到妻子整天不开心,他不得不妥协。

西西带着少数随从去马德拉岛,在那里呆了半年。

为了结束外界的怀疑和谣言,奥地利王室宣布女王感染了肺结核,需要隔离休养。

从马德拉岛回到维也纳后,西西看起来好多了,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个根温,相当欣慰。

然而,一个月后,西西再次旅行,这次去了地中海的科孚岛。

弗兰茨终于意识到妻子对维也纳宫廷生活的厌恶和对自由生活的渴望。

几个月后,他很少放下工作,去地中海看望西西,也宽慰她不要急着回维也纳。

结果,茜茜在地中海地区逗留了整整一年。

此后,维也纳逐渐成为西西环游世界的“中转站”。

她不时回到维也纳,在与丈夫和孩子短暂会面后继续她的旅程。

年复一年,她走遍了欧洲、非洲和亚洲。

然而,随着地理距离的不断扩大,她和弗兰茨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每当他的妻子离开维也纳,弗兰茨的渴望就难以抑制。

他经常给他妻子写信,称她为“亲爱的天使”和“我心中的爱”。

在信的结尾,他称自己为“你的小男子汉”或“你的小男子汉”。

爱无法用语言表达。

西西虽然无法回应丈夫的炽热感情,却充满柔情,因为她深深地为他感到内疚。

一位陪伴西西20年的女军官曾经说过:

“皇帝没有进入她的精神生活...她尊重他,喜欢他,但她并不真正爱他。”

西西认为,正是因为她自己,一个国家的君主才被迫忍受孤独和寂寞。

所以,在她的默许下,弗兰茨有了一个情人。

即使当她发现丈夫喜欢皇家戏剧学院的首席女演员卡萨琳娜时,她还是命令画家为卡萨琳娜画一幅肖像。

她把这幅画送给弗兰茨,并安排他们再次见面。

还有人建议卡萨琳娜在宫廷附近购买房产,以迎接皇帝。

在她的努力下,弗兰茨和卡萨琳娜保持了30多年的恋人关系。

西西的行为在世界上似乎很奇怪。

然而,经过仔细考虑,这是可以理解的。

她的动机很简单,纯粹希望弗兰茨得到快乐,以减轻他内心的内疚。

在西西的心里,爱情和婚姻真的是微不足道的。

在她的一生中,她总是生活在她精心构建的精神世界里,拒绝任何男人进入。

包括她的丈夫和她最著名的八卦对象,匈牙利安德拉西伯爵。

1865年,西西和安德拉希伯爵合得来。

他比西西大十多岁,一直努力推动奥匈帝国的建立。

厄尔·安德拉西最初对西西的态度对于政治目的来说无疑是必要的。

因为他了解到奥地利女王热爱自由奔放的匈牙利文化。

但是在彼此相处的过程中,两个性格相似、兴趣相似的人很快成为了亲密的朋友。

西西非常钦佩和信任安德拉西伯爵。

在她的说服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投注 赛车pk10 黑龙江11选5